bet36推广码

旅游文化

主页>人大视点>旅游文化

范仲淹与邹平的不解之缘

  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,入仕为官40年,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,“在州县为能吏,在边境为能将,在朝廷为良相”,他的文采与政治才能同样出色,被朱熹赞为“天地间第一流人物”。然而,在入仕前,范仲淹在山东淄州长山县(今邹平长山镇)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期,与长山结下了一生之缘。
  随母改嫁 一心向学
  范仲淹的曾祖曾任吴越中吴节度判官,祖上三代都在吴越王钱氏手下做官。范仲淹的父亲范墉随吴越王归顺了宋朝,任武宁军节度掌书记,是一个掌管文书信札等工作的小官。范墉早年丧妻,续娶了谢氏,宋太宗端拱二年(989年)八月二日,范仲淹出生在武宁军(今江苏徐州市)节度官邸。范仲淹两岁那年,范墉不幸病逝,谢氏护送丈夫的灵柩回到家乡平江府(今苏州吴县)安葬。由于范墉为官清廉,家无积蓄,孤儿寡母生活无着,虽有乡亲邻里的接济,但也不是长久之计。这年,在平江府做推官的朱文翰新丧妻室,经人介绍,谢氏带着4 岁的儿子改嫁给了他,从此,范仲淹改姓朱,名说(同“悦”)。朱文翰带着范仲淹母子先是在平江府任上,不久,调去汴京,谢氏母子即回到朱文翰的家乡淄州长山县。
  范仲淹少年时,曾随继父宦游过一些地方。
  景德末年(1007 年),朱文翰辞官回家,范仲淹也随继父回到长山。朱家兄弟姐妹多,又都年幼,继父也日渐年老,母亲谢氏就想让范仲淹学些商贾技艺,赚钱补贴家计。虽然很想读书,但范仲淹也不愿违背母亲意愿,就在继父的安排下到一家店铺学徒。干了一个多月,范仲淹就因看不惯商人的虚伪奸诈,回到家中请求母亲允许他继续求学。继父知道后,非但没有责怪他,反而夸奖范仲淹的志向,支持他继续读书。
  当地学塾已经不能满足范仲淹的求知需求。一天,县城里传出消息,说长白山醴泉寺从京城来了一位高僧,不但德高望重,而且博古通今,学识渊博,于是范仲淹决定进山求学。长白山位于邹平、长山、淄川、章丘4 县交界处,范仲淹赶了 50多里路,终于在醴泉寺见到这位高僧。一番攀谈后,高僧对这名志趣远大、谈吐不俗的青年产生好感,决定收留他在寺中读书。
  然而朱家家境日渐拮据,范仲淹不愿给家里增加压力,他经常是每天只煮一碗粥,等粥凉了,把粥划为4块,撒上点盐和菜末,再拌上点醋,早晚各吃两块,这就是“划粥断齑”的来源。到后来,范仲淹刻苦的精神不仅感动了欣赏他的高僧,连寺院的住持都被他感动,每天送给他4个饼子。进山求学的第一年,正遇上县里科举考试,范仲淹去应试,被举为学究,大约相当于后来的秀才,范仲淹在县里名声大振。范仲淹在醴泉寺读书的第三年,继父因病去世。办理完父亲的丧事,范仲淹回到寺庙中,高僧鼓励他去全国闻名的应天府书院求学。
  进士及第 上书复姓
  真宗大中祥符四年(1011年)秋,23岁的范仲淹来北宋四大书院之一的应天府(今商丘)书院读书。应天府书院当时的执教者均为书院的名师,再加上应天府书院是免费的,学生多为贫寒好学之士,从而形成了刻苦严谨的学风。
  在这种良好学习氛围的熏陶下,胸怀壮志的范仲淹求学之志甚坚,以颜回自比,“昼夜苦学,五年未尝解衣就枕”。“冬月惫甚,以水沃面;食不给,至以糜粥继之。人不能堪,仲淹不苦也”。苦学五年之后,大中祥府八年(1015 年),范仲淹进士及第,任广德军(今安徽广德)司理参军,从此踏上仕途。
  因为在去应天府之前,范仲淹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身世。到了广德,范仲淹先对政务作了些安排,就回到了淄州长山县。他拜见了朱氏长辈,向朱氏族众和乡亲们对自己的养育关照表示感谢,又对朱氏诸兄弟作了一番安排后,便将母亲接往广德。
  大中祥符九年(1016年)冬,范仲淹游览广德的太极洞,亲手题写了“跫然岩”,署名仍为“宋进士朱说”,此遗迹至今保存完好。天禧元年(1017)年,范仲淹迁文林郎,改集庆军节度推官,时年29岁的他,决意复姓更名。
  与母亲商议后,他上书朝廷,提出了复姓改名的请求。在奏《表》中,范仲淹引用了范蠡、范睢的故事,说:“名非霸越,乘舟偶效于陶朱,志在投秦,入境遂称于张禄。”经朝廷批准,进士朱说正式更名为范仲淹,字希文。不仅实现了少年时“自立门户”的心愿,也立下了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凌云壮志。
  书信往来 不忘朱氏
  然而,对长山,对朱氏,范仲淹是怀有深厚感情的。原《 长山县志》、《 范仲淹传》记载,范仲淹“ 性至孝,虽改姓还吴,仍念朱氏顾育恩,乞以南郊封典,赠朱氏父子太常博士,朱氏子弟以荫得官者三人……”“在孝妇河南置义田四顷三十六亩以赡朱族。”
  居官后,范仲淹与长山朱氏一直有书信往来,《范文正公全集》尺牍卷与朱氏的15 封信中可以看出范仲淹与朱氏兄弟子侄的深厚情谊和亲密关系。信中提到了“秀才三哥”、“朱侄秀才”、“五娘儿”等并表示关切,同时再三叮嘱侄子们要“温习文字,清心洁行,以自树立。生平之称,当见大节,不必窃论曲直,取小名招大悔矣。”
  50 岁那年,他徙润州,途中,将妻子李氏的灵枢停放在瓜州寺中,曾写信给朱氏子侄,信中说“六婶(范仲淹在朱家排行老六)神榇且安瓜州寺中,悲感!悲感!”57岁时,范仲淹在邓州任上给朱氏子侄的信中详细介绍了他在邓州情况。
  宋仁宗皇佑三年,63岁的范仲淹“以户部侍郎知青州”,赴任途中,他专程绕道长山县,长山父老迎接于城西十五里处。范仲淹轻车简从,下车参拜故乡父老,并赋《留别乡人》一首:“长白一寒儒,荣归三纪余。百花春满路,二麦雨随车。鼓吹罗前部,烟霞指旧庐。乡人莫相羡,教子苦读书。”
  感念前恩 窖金赠僧
  范仲淹曾经读书的醴泉寺在20年后突遭大火,寺院几乎被火烧光。曾送饼子给范仲淹的住持一心想修复寺院,但身无分文,苦闷中想起了时任陕西都部署的范仲淹,于是立即打点行装,一路化缘西行,跋山涉水直奔陕西而去。
  范仲淹见到老僧后十分亲切,待若上宾,问寒问暖,关怀备至,并且尽量抽出时间与老僧交谈。老僧住了些日子,见范仲淹与士兵同吃同住,同甘共苦,生活十分俭朴,向他求助的意思实在难以开口。又住了几天,老僧便提出回寺,范仲淹因为边事十分繁忙,也没有强留。临行,范仲淹取出一包茶叶相赠。
  老僧回到醴泉寺,长山知县听说醴泉寺老僧晋见范公回寺,专程从县城前来看望。老僧拿范仲淹给他的那包茶叶招待知县,打开茶包一看,里面有范公的一封亲笔信写着:“荆东一池金,荆西一池银。一半修寺庙,一半斋僧人。”住持立即派人去刨,果然刨出一窖黄金和一窖白银。寺庙重修,余下的钱购置了三百多亩庙田,住持感念范仲淹恩德,便在寺庙旁建了一处范仲淹读书堂。

  范仲淹去世后,僧人们在读书堂前竖起了一块石碑,镌刻“ 范文正公读书处”,后又陆续修建了范公祠、上书堂、下书堂等建筑,如今这些已经成为古迹名胜。

版权所有 ? 邹平人大 鲁ICP备14036961号-1 网站设计:精博网络